宗亲文化

胡氏家训

2020-04-24 11:52:47 胡希均 54

【原文】四十六、尚气角力,亦切不可。所谓杀人之亲,人亦杀其亲,必然之理也。如暴怒一发,犹当再忍。夫何近世稍有小忿,便争强弱,百十为群,以成队伍,操戈执戟,以相攻击。殊不知一有不虞,悔终将何及!昔里有虞姓者,因此中伤一人之命,既抵其命,又空其家,随后悔之有若噬脐也。且人均此禀也,均此生也,有何强弱?吾宗若有鬻一拳、操寸梃者,非吾子孙。
『白话译文』斗气比力,也千万不可。你杀对方亲人,对方也会杀你亲人,这是必然的道理。如果一时气得暴跳如雷,也应再忍一下。何必现在稍微有点气愤,便要争个高低,拉上百十人的队伍,操刀弄枪,相互攻击。不知道一旦发生不测,后悔终身也来不及了!从前,村里有个姓虞的人,因伤害了一个人性命,不但要偿命,还要耗尽家产,后来悔恨得像是咬了肚肠一样。况且人的承受力是平等的,生命也是平等的,哪里有什么强弱高低之分?我的后代若有人用一个拳头和一寸棍子打人,就不是我的子孙。
      【原文】四十七、或有不平,纵我理长,亦当听人谏止为是。昔金华有杨姓者,与邻陈姓者争篱笆一带,乡里为解平之,并不听。讼成十年,两家尽废,后悔之已迟。谚曰:『篱笆一带,两家尽败。』又凡欲谏人,当于将萌之际谏之,若待事成空矣。尤宜尽力,如谏君碎首莫辞,谏亲挞血无怨。谏兄弟、叔伯、宗族与知己者,以力惫无倦。俗云:『谏人须尽力。』
『白话译文』如果遇到不公平事,即使我在理,也应当听从劝告停下来才对。从前,金华有个姓杨的人,与隔壁姓陈的人为篱笆一带的事情起争执,乡亲们调解没有听,官司打了十年,两个家庭都败光了,后悔已经迟了。谚语说:“篱笆一带,败光两家”。去劝谏一个人,应当在事情刚有苗头的时候去劝,若等造成事实就成了空话。所以劝谏人尤其要尽力,如同劝谏君主冒着杀头后果不推辞,劝谏亲人被打出血也没怨言,劝谏兄弟、叔伯、宗亲与知心朋友要不知疲倦去用尽力量。俗话说:“劝谏人一定要尽力”。
【原文】四十八、人有仇怨于我,子孙切不可思复之。爱憎取舍,一以至公。若持刻必欲害之,非有德有量君子。彼『无毒不丈夫』之语,亦非有道者之言。
『白话译文』别人与我有怨仇,子孙千万不可以寻思报复。爱与恨,取与舍,都一心为着大家。如果一有矛盾就想加害对方,不是有品德和有度量的君子。那种“无毒不丈夫”的话不是很有道理。
注:“无毒”,今已作“无度”讲。
【原文】四十九、人有恩德于我,子孙切不可忘,若忘之,乃禽兽之不若。彼乌鸟尚能反哺,畜犬犹能吠井!
『白话译文』他人有恩于我,子孙千万不要忘记,如果忘了,就是禽兽不如。乌鸦还能反哺报恩,家犬还会对着井叫唤提醒呢!
      【原文】五十、子孙当存忠厚,无学浇薄。贤者亲之,奸者远之,恶者避之,弱者莫欺之。其与贤者亲,则德日进而人争敬之。与不贤者亲,则德日薄而人争贱之。吾闻山阴有一人家子弟,书不务读,日与邻里奸邪荡子饮洒游行,嗜歌好色,又身为伎剧,戏弄百端,不惟君子见鄙,而亦家业倾颓,无以聊天。遂与前游行辈、戏剧徒结为朋党,瞒妻子潜窃一族,瞒宗族遍窃乡邑。妻子知之不先阻,宗族知之不预谏,寖成大祸。后一日,又往扬子江,见巨商大贾船,迳剽其人,尽夺其货,事败累及妻子宗族,苦无纪极。所谓『賊无种、队相哄』者是也。倘吾宗有此子孙,当急治之,一放宽后患亦非轻矣。
『白话译文』子孙应当为人忠厚,不要学得刻薄。对待贤能的人要亲近他,对奸诈小人要疏远他,对恶霸要避开他,对弱者不可欺负他。你若与贤能的人亲近,那么你的品德会不断进步而被人尊敬;你若与无能的人亲近,那么你的品德会不断退步而被人看不起。我听说绍兴有户人家的儿子,不专心读书,整天与邻里浪荡公子喝酒游玩,寻欢作乐,又会一点演戏本事,到处卖弄,不但正人君子看不起,而且家业也荒废,日子过不下去。于是他就与以前一起玩乐和戏班子的那些人结为一伙,瞒着家人成为偷窃团伙,瞒着宗亲偷遍了城乡各处。妻子儿女知道情况后没有先去阻止,宗亲们知道后事先也没有去劝谏,终于酿成大祸。后来有一天在长江上来往,看到大商人的船,便去抢劫,把货物全部抢光,事情败露后连累到家庭与宗亲,受苦受难无穷无尽。正如所说:“盗贼不是天生有,伙伴哄骗造成”。 如果我家族有这种子孙,应当立即惩办他,一旦对他宽大,后果就不轻。
      【原文】五十一、子孙当勤紧,毋怠荒。且世间甚事不因勤紧而成,甚事不因怠惰而废?向学勤,功易成;力耕勤,食不缺。
『白话译文』子孙要勤劳,不要松懈荒废事业。况且,这世上有什么事不是付出辛劳而成功的,有什么事不是因懒惰而荒废的?学业上一向勤奋,功名就会容易达到;勤劳种地,粮食不会短缺。
      【原文】五十二、凡事于将成之际,欲遂之时,尤宜勉力。大抵多于此时心宽意懈,倏然反失而前功尽弃耳。《诗》云:『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子孙其戒之。
『白话译文』事情将要完成和要成功时,尤其要努力。这个时候人的心里一般会松懈,反而很快失手而前功尽弃。《诗经》说:“不是没有良好开端,但很少有达到美好结局“。子孙要引以为戒。
      【原文】五十三、或仕宦,或行商,或家居,或羁难中,彼诡名诈姓、互相假冒财物契券消息,而致无穷之害者多,吾宗子孙妇女鉴之,毋听此辈。虽有符,验的实,亦且不可信。昔人窃符救赵之事可见。
『白话译文』做官、经商、居家、遭难的时候,假冒姓名,伪造对方财产契约信息,导致受到严重损害的人很多,我族子孙和妇女们注意鉴别,不要听信这类人。即使有字据,验证是真实的,也不要相信。古人“窃符救赵“的故事就是借鉴。
注:窃符救赵,战国时信陵君让赵国嫁过去的魏王宠妃盗窃兵符来调兵救赵国的故事。
      【原文】五十四、财有限而用无穷,子孙当量入以为出。不然,虽邓家之钱山,董氏之金坞,亦必有尽。如今年所收若干,用若干,用比收止半方可,若对则不可也。
『白话译文』财力有限而用途无限,子孙应当按收入来安排支出。如不这样,家里即使像邓家那样有钱山,像董姓人家那样有金矿,也必定用完。如果今年收入多少,用去多少,用掉只有收入的一半才行,如果反过来就不行。
      【原文】五十五、子孙见人贫贱不可欺之,见人富贵不可谄之。彼贫贱不能长贫贱,富贵不能长富贵。昔汉韩信曾寄食于漂母,梁武帝犹饿死于台城。
『白话译文』子孙看见贫穷和地位低下的人不要去欺负,看见富贵的人不要去巴结。贫贱的人不会长期贫贱,富贵的人不会长期富贵。从前,西汉韩信曾经依靠流浪的母亲为生,南朝梁武帝却被饿死在台城。
注:南朝梁大同十二年,即公元546年,因叛将侯景之乱,梁武帝萧衍被围困饿死在南京台城。
      【原文】五十六、破衣破袜破巾帽,不足以为耻。德行一破,其耻曷当?子孙虽富踰石崇,贵过赵孟,亦不可服绮罗锦绣。其布衣麻履,不寒足矣。
『白话译文』穿破衣服、破袜子、破帽子,并非是耻辱。道德品行一旦坏了,这种耻辱如何担当得起?子孙即使富裕超过石崇,高贵比得过赵孟,也不可以穿华丽衣服。穿着粗布织的衣服和粗麻编的鞋子,不会冻着就足够了。
注:1、石崇(249-300年)字季伦,西晋文学家,打劫富商成富豪。
2、赵孟即赵简子(-前476年),原名赵鞅,又名志父,春秋时晋国大夫,赵氏领袖,《赵氏孤儿》中孤儿赵武之孙。
      【原文】五十七、虀盐菽水,藜羹粝饭,滋味悠长,子孙切不可厌之。自古圣贤多出于此。孔子曰:『饭疏食,饮水。』汪信民曰:『人生咬得菜根,则百事可做。』彼八珍九鼎,亦不过一饱耳,何补焉。
『白话译文』粗茶淡饭,味道长久,子孙千万不要嫌弃。自古圣贤能人大多是这样生活过来的。孔子说:“吃粗粮,喝冷水”。汪信民说:“人一生能吃得了菜根,那么什么事都可以做成”。那种八样山珍用九个大鼎盛的大餐,也不过是填饱一顿肚子罢了,有什么好处呢?
注:汪信民,名革,字信民,江西临川人,北宋绍圣四年(1097)与胡安国同科进士,汪为第一,胡第三;《菜根谭》原为汪氏家训内容,明万历洪应明收集整理初刻刊行问世。
      【原文】五十八、予闻吾祖自豫章至毘陵,毘陵至余姚,世叨爵禄者多,未始有贪黩坏法者也。今吾百七二沂,又叨天禄,奉公勤政,幸毋贻我辱。后子孙倘有出仕者,当委质事君,尽心行政,虔公如私,爱民如子,刚柔相济,赏罚兼行。勿加暴虐,勿为阘茸,勿亲吏胥,勿欺僚佐,勿为掊剋,毋为淫亵。毋不戒以视成,毋威权而凌善,毋弃本而逐末,毋妒贤而嫉能。或剖理曲直,尤要务得其情,不可听一人之嘱,以起众人之非,又不可耽一己之私而致万世之怨。审于众,众未必尽公也,察于私,私未必尽实也,但原其情,推其理而后可。不然,非惟有辱祖宗,抑亦必罹刑宪。
『白话译文』听说我们祖上是从江西南昌迁到江苏常州,从常州再迁来余姚,世代吃朝廷俸禄的人很多,不曾出过贪赃枉法的人。现在我家胡沂又吃上皇粮,他廉洁奉公,勤于政务,幸亏没有给我丢脸。后代子孙如果有出来做官的,应当踏实为朝廷做事,倾心工作,大公无私,爱民如子,刚柔相济,赏罚分明;不要粗暴对待百姓,不要做庸碌的人,不要过于宠信手下,不要欺骗同僚助手,不要敛财,不要做荒淫的事。不要失去防备而坐视坏事发生,不要用权力欺压善良百姓,不要舍本逐末,不要嫉妒贤能。判断是非对错,尤其要弄清真相,不可听信一面之词而招来众人非议,也不可为一己私利而找致后人世世代代怨很。站在多数人角度审视问题,多数人也未必就都很公道;站在个人角度去考察问题,个人未必说的全是实话,只要还原事情真相,符合逻辑推理就可以。要不然,不但辱没祖宗,必定还会遭受刑罚。
注:胡沂,字周伯,行百七二,绍兴五年进士甲科,胡宗伋与莫太夫人长子。
      【原文】五十九、凡事虽在人为,功名实由天定。子孙倘为官吏,切不可欺君枉法,逾阶越分,徼利贪禄,妄求富贵。昔饶州有一彭姓者,由乡荐,授余杭县尉,贿通执政,将图升县尹职,事露,反黜原位。昔萧山有一祁姓者,充邑椽,贿买当道,图佥郡督邮,事露,反失原役,又发为防边戍。不惟官吏,为民者亦然。昔邑有一夏姓者,世为农家,后子孙妄求富贵,百端奔趋,家废身亡。大抵事顺理行将去,凭天降下来可也,若为非妄想,必有祸随。俗云:『妄为天所恶,灾祸莫能逃。』
『白话译文』虽说事在人为,功成名就实际上是老天定好的。子孙如果做了官,千万不要欺君枉法,越过界限去贪图功名利禄,妄想追求富贵。从前,饶州有个姓彭的人,经乡里推荐,当上余杭县尉,后买通官员,想升任县尹,事情败露,原来的职位反而被革去。从前,萧山有个姓祁的人,当上邑椽吏,买通管事人,想升任郡督邮一职,事情败露,反而丢了原来的差事,发配充军去守卫边关。不光做官,当老百姓也一样。从前,城里有个姓夏的人,世代是农民,他的子孙妄想追求富贵,到处奔走找人帮忙,家里败落丢了性命。一般顺着事物发展规律去做,听任老天给你带来富贵就可以;如果为非作歹,痴心妄想,必有大祸跟随而来。俗话说:“胡作非为老天也厌恶,灾祸逃不掉”。
注:饶州今江西鄱阳县一带;县尉协助管理地方治安;县尹相当于县长;邑椽吏为低级文书官。郡督邮为汉代 开始设置的郡一级重要官吏,考察官员,掌管郡内驿站,案验刑狱等。
      【原文】六十、子孙切莫夸己之能,讦人之过。若自以为能者,正是不能;讦人之过者,正是有过。曾子曰:『以能问于不能。』孔子曰:『隐恶而扬善。』
『白话译文』子孙千万不要夸耀自己才能,揭发别人过错。如果自以为能干的人,正是他无能的表现;揭发别人过错的人,正是他有过错的表现。曾子说:“自己有才能却请教没有才能的人”。孔子说:“要隐藏人家的缺点,宣扬别人的好处”。
注:曾子(前505-前435年),字子舆,春秋末鲁国人,孔子晚年弟子。

摘自胡氏宗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