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亲文化

胡氏家训

2020-04-24 11:52:10 胡希均 29

【原文】三十一、不可修建异端祠宇,装塑土木佛像,以徼诸福。若为可求,岂待汝乎?但闻仁则荣,不仁则辱。
『白话译文』不可修筑信仰不同的祠庙建筑,和用土木材料装塑佛像来求祸福。如果可以求到,怎么会等你呢?只听说,仁义光荣,不仁义可耻。      
【原文】三十二、或出路,或在家,不可勾引是非。在家犹有可藉,出路举目无人。俗云:『闭口深藏舌,安身处处牢。』又云:『是非只因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且出言勿效尖酸戏谑,与人亦宜醒迷多成美。
『白话译文』出门在路上,或者在家里,不可以招弄是非。在家还有依靠,出门在外举目无亲。俗话说:“闭住口舌不要说话,生活处处安全”。俗话又说:“惹事生非只因说话太多,一切烦恼都因想要强势出头”。说出口的话不要仿效尖酸刻薄与乱开玩笑,与人相处要弄清谜团,多成人之美。      
【原文】三十三、凡为事须仔细斟酌,凡出入须依附良伴。平素不知其行止,不识其善恶,切莫抛心。俗云:『逢人且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不然,非惟事不复成,而身亦有所害。
『白话译文』做事情必须仔细考虑,出入要与好朋友在一起。平常不知对方为人,不知对方本性好坏,切不要托付真心。俗话说:“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把内心话全说出来”。要不然,不但事情再也做不成,身体反而受到伤害。    
【原文】三十四、吾平素未尝有不可行之事,亦未尝有不可对人言之语。吾宗子孙,深当自警,倘遇不肖者有不可行之事,不可对人言之语,切莫形诸纸笔。苟一形之,迹难泯灭,贻祸非轻。彼匿名书谤人简,尤不可为,何也?人之为人要存忠厚。又已若被人之谤,不必与辨。
『白话译文』我平时未曾做过不可以做的事,也未曾说过不可对别人说的话。我的子孙应当深刻警示自己,如果遇到不肖子孙做了不可以做的事,说了不可以对别人说的话,不要把事情用笔写在纸上。一旦有这种情形,字迹很难消失,留下的祸害不轻。你匿名写诬告信,更加不可以,为什么?做人要忠厚。如果自己被人诽谤了,不必与他争辩。      
【原文】三十五、宗族有不平者,先从家长申理,如不服,然后呈官治罪。家长亦不可狥私灭公以屈其人。苟或不先家长,经鸣官府者,家长具其曲直,会宗族,对庙神主声其是非,明加大罚大责。如是,非惟免其两不废家,抑使官府永不劳力。
『白话译文』宗亲有不公平的事,先向长辈申诉处理,如果不服,然后报给官府审理再问罪。长辈也不可以徇私情,丧失公理委屈别人。或者不是先交长辈处理,经报告官府,长辈说明是非缘由,与宗亲商议,对着祖宗神灵说明谁对谁错,明确责任大的一方加大处罚。如果这样,非但避免两败俱伤,也使官府不用枉费人力。      
【原文】三十六、吾家素业儒,不可务外业。即不能读书,则当力耕。游手好闲,非佳子弟也。且如人生几子,读书不能以倶读,耕田无得以倶耕。轻行货贸、寻常医卜亦可。不然,虽财成泰山,必见崩矣。 吾见东吴有一人家,富敌王恺,止二子,游手好闲,不过十年而无立锥地。西蜀有一人家,贫同范莱,兼生四子,各专一业,一人读书,一人力耕,一人学医,一人卖酒,不五年家资巨富。我非欲子孙学此杂艺,故为此言,与其不读书、好游闲,不若此也。
『白话译文』我家平时是读书的,不可去做除此之外的事。要是没有能力读书,就去种地。游手好闲的人,不是好后生。如果家里生了几个儿子,不能都去读书,或者都去种地。学手艺,做买卖,普通医术、占卜也可以。要不然,虽然家产累成泰山,还会败掉的。我看到江苏有一户人家,比王恺家还富,只有两个儿子,游手好闲,不到十年家里已无立锥之地;四川有一户人家,同范莱家一样贫穷,生了四个儿子,各专做一行,一个读书,一个种地,一个学医,一个卖酒,不到五年家产巨富。我并非要让子孙去学各种手艺,之所以这样说,与其不去读书、游手好闲,不如这样。
注:王恺字君夫,西晋山东郯城人,晋武帝司马炎舅舅,曾与石崇斗富。      
【原文】三十七、子孙欲有所学,当慎路头,路头一差,将来何补?昔闽城有一人,生二子,最贫。一子苦读书,一子习木工。读书者交皆才子,衣皆儒衣,安处一室而风雪不愁。习木工者伴皆操斧辈,衣皆短衣裳,日趋工役,无间寒暑,不惟其妻有愧,而身亦自愧,曰:『吾与兄,父母同生同长,而所交所衣所享独不同者,无他,皆吾自取之也。』遂去锥凿,事经书,而兄之所交所衣所享者亦皆转为吾有。噫!习善则善,习恶则恶如此。孟子云:『术不可不慎。』不其然乎?
『白话译文』子孙想要学点东西,应当慎重选择道路,路一旦走错,将来很难弥补。从前,福建有户人家,生了两个儿子,家里很穷。一个儿子用功读书,一个儿子学木匠。那个读书人结交的都是才子,穿的都是读书人衣服,安心在房间里不用微刮风下雪发愁。学木匠的那个人伙伴都是拿斧头的人,穿的都是短衣,每天要出工,暑夏寒冬也不间断,不只他的妻子羞愧,他自己也羞愧,说:“我与兄弟,同是父母生养长大,而所交往的人、所穿的衣服不一样,没有其他原因,都是我自己选择的”。于是放下斧头和锥凿,改去读书,兄弟所交往的人、所穿的衣服待遇,我转而也有了。唉!学好的就会好,学不好的就会不好成这样。孟子说:“择业不可以不慎重”。不就是这样吗?
按语:旧时唯有读书高,今行行出状元,鄙视体力劳动者是时代价值观念的局限。      
【原文】三十八、琴棋赌博,声色伎玩,花卉虫鸟,不惟妨工堕业,尤盅心惑志,为害非轻,子孙当一切绝之。若钓弋桑柘、果木不论。昔明州有一人。专嗜博弈,而家业荡尽,妻子乞食他方,皆以为笑媒。青州有一人,专好花卉虫鸟,生计罄空,流落江湖。
『白话译文』弹琴、下棋、赌博,沉溺声色娱乐场所玩乐,种花草、养虫鸟,不仅耽误干活时间,损害正经工作,尤其是蛊惑人心,使人迷失志向,危害不轻,子孙应当拒绝这一切。如果钓鱼、射鸟、农桑、种果树当别论。从前,宁波有个人,专门喜欢下棋赌博,家产耗尽,妻子流落他方讨饭,大家当作笑料。山东青州有个人,喜欢种花养鸟,生活资费用光,到处流浪。      
【原文】三十九、 凡瘴疠之炽,痢疫之行,虽曰『时气』,实不能染人。奈何近世父患此而子惧,兄患此而弟惧,妻患此而夫惧,皆出次于外者,是庾兗之罪人也。吾宗子孙倘不幸罹此,切不可然,惟饮食洁净,嗜欲戒慎为上。
『白话译文』瘴气、痢疾流行时,虽说是流行病,其实不会传染人。无奈现在父亲得此病儿子害怕,兄长得此病弟弟害怕,妻子得此病丈夫害怕,都跑到外地去躲避,这是庾衮的罪过。我族子孙如果不幸遇到这种情况,切不可这样,只要饮食干净,戒掉嗜好,小心就好。
注:庾衮,字叔褒,西晋明穆皇后伯父,以孝著称,庾衮侍疫典故是二十四悌故事。      
【原文】四十、鬼神虽曰有之,诚不能为人之祸福。如有疾病,鬼神何以入其身也?此理甚明,人何不晓?当如孔子所云,敬而远之可也。
『白话译文』虽说有鬼神,其实不会给人带来祸福。如果有疾病,鬼神如何进入他的身体?这个道理很清楚,人们为何不知道?正如孔子所说,敬而远之就可以了。      
【原文】四十一、凡疾病自有天命,不可信师巫邪说,以徒费钱物。如有之,自古帝王非无钱也,郑之季咸非不自知祸福也,迄今何在?奈何世之人,无烛理之见,多惑于此,祀鬼直至家空,人命亦随而绝,犹未知省。吾宗子孙鉴之,一切革去,独延明医疗之则可。若疾初痊,宜节饮食,戒色欲,慎起居为要。
『白话译文』生病是上天安排的命运,不要相信巫师的歪理邪说,白白浪费钱财。如果有用,自古以来的帝王并非没有钱,郑国灭亡的时候大家不是不知道有祸福降临,现在郑国在哪里呢?无奈现在的人不明白事理,大多被现象迷惑了。求鬼神直至耗尽家财,人命也就没有了,还不知道醒悟。我族子孙要引以为鉴,祀求鬼神做法一律废除,只要去找医生看就可以。如果疾病刚痊愈,应该节制饮食,戒除贪色欲望,生活上小心最为紧要。      
【原文】四十二、亲没,衣衾棺椁殓葬之礼,必极其诚,勿使有后悔。又不可用酒肉以宴宾客,又不可泥风水以暴尸棺,又不可用乐器以导輛车。凡医案、通书等,人子亦须涉猎,毋为庸师所误。
『白话译文』亲人去世了,陪葬物品和下葬的礼仪必须十分虔诚,不要后悔。不可以用酒肉宴请宾客,不可以让棺木暴露在泥土、风和水中,也不可以用乐器为车辆开道。医疗病历、书信等以及后代子孙必须要涉及,不要被不懂的巫师误导。      
【原文】四十三、凡有丧事,当从宗长会宗族中贤能者,裁议处置,务使各有条理。尤不可僧道作功课,但时一祭而已,丰俭随其家。不然,非惟无益于死者,抑亦有玷吾儒门。
『白话译文』办丧事时,应当听从族长与宗亲中能干的人一起商量后决定处理方案,派给每个人做的事要做得有条理。尤其不可让僧人道士来做功德,只要按时辰祭奠一下,供品多还是节俭随其家里条件。不然,非但对逝者没有好处,反而玷污了我们读书人家的门风。      
【原文】四十四、诞日及嫁娶,不得僭用非礼之乐,虽合用者亦不可也。古云:『娶妻之家,三日不举乐。』又云:『安忍置酒张乐以为乐?』
『白话译文』生日与嫁娶喜事,不得违规用不合礼仪的音乐,即使两家合用也不行。古人说:“娶媳妇人家,三天不得用音乐”。又说:“怎能容忍办酒时把音乐当作乐趣”?      
【原文】四十五、争讼,子孙切不可好,废事败家,敝精劳思,最在于此。俗云:『尚可待他人欺吾,不可我欺他人。』凡事能一忍之,无穷受用,不然,苦不可胜记也。吾见世俗强梁者,见彼守分人,争指以为无用人,必吹毛求疵,寻人之事,无风起浪,割人之脂。或一语有违,兴连年之讼,寸私不遂,构一世之仇。不独己以为能,其父兄亦以是夸扬之。殊不知他日家已破,力已惫,甚至毁其身,灭其性,欲求至于无用者不可得矣。总使无此,转目同于澌尽,何处见其英雄?吾知子孙抱行行之气者,见吾此言必非之,曰:『何怯懦之若是?』竟掩卷不顾。噫,独不见汉马援乎!援击交趾,弟少游谏之不听,后下潦上雾,见飞鸢跕跕堕水中,卧念少游平生语何可得!吾恐他日子孙念吾之言,如马援之念少游也。
『白话译文』与人打官司,子孙千万不要作为爱好。事业荒废,家产败光,用尽心思,最大原因就在这里。俗话说:“尽管等别人来欺负我,我不能欺负别人”。凡事能忍一忍,好处受用不完,要不然,受苦受难记也记不过来。我看到现实中有强势的人,见别人安分守己,争执中以为对方是没用的人,就想方设法没事找事,割别人皮肤。或者一言不合,打多年官司,一点目的也没有达到,结下了一辈子仇恨。不只是他自己以为很能干,其父母兄弟为此夸耀他。想不到日后家道败落,精力疲惫,甚至身体毁坏,性命没了,想从对方那儿得到的东西也没能得到。即使不是这样,转眼同归于尽,哪儿看得见其英雄气?我知道子孙中有意气用事的人,看到我说这话有不同意见,说:“为何如此胆小?”竟然合上书不看了。唉!你没见东汉初名将马援吗?马援去攻打越南时,其弟少游劝谏他没听,后来遇到瘴气,看到飞鸟中毒气纷纷掉入水中,马援得重病躺在床上想起少游平时说的话有多么难得!我担心今后子孙想起我的话,如同马援想起其弟少游一样。
注:1、马援(前14-49),陕西扶风人,战国时赵国名将赵奢后人,东汉开国功臣。2、交趾,越南古称。